老骥伏枥, 志在千里! 中国男排新帅沈富麟: 50年来没离开过排球

看着电视镜头中的自己,沈富麟感叹:“这是我第一次在赛场上笑。

”沈富麟真的迎来了自己的收官战吗?陪伴 时刻都在“排球是他的命根子!”妻子杨申申的形容很贴切。

将教鞭传到弟子沈琼手中后,沈富麟依然以东方绿舟为家,几乎天天住在那里。

尽管他平时不干涉训练,但他要确保,队伍需要他时,他时刻都在。

男女排联赛期间,卢湾体育场馆的每个主场,沈富麟必到。

而到了决赛阶段,他更是带上妻子随两支队伍出征,即便是在上海主场,他也会和队员在卢湾体育馆对面的宾馆里同吃同住。

老骥伏枥, 志在千里! 中国男排新帅沈富麟: 50年来没离开过排球

王之腾率领女排、沈琼率领男排,他们是沈富麟的两名爱将。

他们明白,队伍在遇到困难的时候,在战斗力不够集中的时候,仍然需要师父出场。

还记得沈琼执教第一年,决赛第二场意外失利后,如何安抚球员?如何将困难转化为动力?如何在不利局面下临场应变?沈琼晚上回到宾馆后的第一件事,是敲响沈富麟的房门,同他聊了整整一个半小时。

即便是沈琼这几年已经成为联赛“金牌”教练,去年总决赛期间遇到失利时,他依然会找师父开碰头会。

沈富麟还是那句话:“要抓好队员们的思想,必须高度集中。

”2009年之前,杨申申早就习惯了“独守空房”的日子。

“他几十年如一日对排球的痴狂,我都习惯了。

晚上一个人时,如果想念他,也不敢给他打电话,怕打扰他工作。

”其实,多年来,沈富麟患有糖尿病和胃病,需要按时服药。

终于,沈富麟从一线“退休”了,于是,排球也融入了她的退休生活,沈富麟随队督战,她也陪伴左右,至少可以好好照顾丈夫了。

(新民晚报记者 陶邢莹)。

男排亚洲区资格赛中国男排晋级决赛 图-1

记者手记|奥运梦还记得北京奥运会前,听说崔晓栋无缘国家队,沈富麟很着急,特地把他叫到身边,鼓励他,“再争取一下,不要错过了,你有这个实力。

”黄波不会忘记,受伤后,沈富麟走进他房间,亲自给他的脚冰敷治疗……沈富麟此生最大的遗憾,是无缘奥运舞台。

如今,面对中国男排向东京奥运会最后冲刺的机会,64岁的他再出发。

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只有满腔热情。

沈富麟从1970年开始到现在接触排球50年了,在这段时间里做过方方面面的工作,“但始终没有离开过排球。

我的一贯作风就是:敢于挑战。

师傅回来了!两周前,听闻沈富麟即将挂帅中国男排,上海男排队中一阵“骚动”,无论是不是国手,他们仿佛看到了中国男排征战奥运的一线曙光。

闯荡排坛50年,沈富麟的头发渐渐白了,但不变的是他严格的执教风格、全身心投入排球的热情。

上海男排“王朝”的建立,奠基人沈富麟功不可没,面对中国男排的召唤,沈富麟再一次义不容辞。

男排亚洲区资格赛中国男排晋级决赛 图-2

执教 雷厉风行1996年,全国男排甲A联赛正式开启,沈富麟于1997年回归上海男排执教,彼时的上海男排刚刚从甲B升入甲A,尚属“无名之辈”。

平心而论,麾下的这批队员,论身材条件、总体实力,在全国范围内都算差的。

“克服惰性、战胜自己!”沈富麟上任之初的口号,成了上海男排一代又一代的训诫。

队员们很快就尝到了沈富麟的“严”,根据每天的训练计划,沈富麟要求全队必须百分之百达到效果。

这其中,包括每个动作、每个细节。

吕宁馨还记得,“最难的是合练,6个人在场上时必须每个细节都符合要求,一旦不符合,就重新再来一遍。

”训练时间最长的一次,是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1点半,下午2点半到晚上7点。

如此严苛的训练要求,令当初这批队员至今刻骨铭心。

男排亚洲区资格赛中国男排晋级决赛 图-3

然而,没有人喊苦喊累,因为他们尝到了“天道酬勤”的滋味。

从甲A最后一名到第六名,再到第四名,1999-2000赛季便打破了四川队多年的垄断收获冠军,沈富麟只用了三年。

以徐文斐、吕宁馨、王烨为主力的上海男排,被国内球迷誉为“追风男孩”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