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岩松: 摔倒的中国老人为什么要讹救他的人?

那个面对熟人朋友时可爱的中国人哪里去了?这两张面孔清晰地告诉我们,虽然中国城市中的高层建筑数量世界第一,仿佛已很现代化的样子,但实质上,我们才刚刚从小村庄走出不久。

长期的农耕文明下,中国人的生活半径很小,一亩三分地儿,乡里乡亲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一生大多生活在熟人社会中。

于是,让熟人朋友认可自己,是必须的生存之道。

但是,封闭的生活方式终于被慢慢改变,我们一步一步走出土地走出乡村走到陌生人中间,熟人的面孔变少了,约束也仿佛没了。

记得有一天在飞机上,两个朋友聊天,其中一个谈到刚才自己登机时的不文明行为,面无愧色地说:怕啥,又没人认识咱!等我们学会把陌生人也当熟人看待时,才算真正走进现代社会中。

而这,又需要多长时间?。

白岩松: 摔倒的中国老人为什么要讹救他的人?

中国人DNA里的“二元对立逻辑”中国人从小就习惯给人贴上“好人”和“坏人”的标签,我们这一代可能感触更深。

小时候看电影不多,一看电影便要问爸爸妈妈,这是好人还是坏人?后来发现我们这代人最幸福,因为好人坏人一看就知道。

如今很多年轻人依然带有“非黑即白”“非对即错”的逻辑观。

可事实上,人性是极其复杂的,没有纯粹的“好”也没有纯粹的“坏”。

每个人心中都并存着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,这取决于周围的环境、制度和人激活了你的哪一面。

有事一个人是大家公认的“好人”,但或许在其他情况下,人性中的“坏”也会释放出来。

遗留在中国人DNA中的二元对立逻辑,让我们对很多事物的判断都是危险的。

打破这种简单对立的思维,是一个真正的基础,全社会都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前行。

教育很重要,教育不是让人性“变好”,而是约束人性中的负面欲望、扬善弃恶;法律也很重要,法律不是最高的行为准则,而是最低的道德底线,它不能让你变成好人,但是它要求你杜绝坏的行为—抢劫、偷东西、杀人是不行的;此外还有环境,如果一个社会环境充满善意和安宁,人们和谐相处,人性中的善就会更多地被激活。

我们倡导道德、公益和爱,期待更多的响应,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满世界去寻找“好人”,而是要思考:如何用好的教育、好的法律、好的制度、好的环境等,把人们心中原本就存在的善意激发出来。

白岩松对话李兰娟 图-1

摔倒的老人为什么讹诈救他的人?老人摔倒被扶,为什么一瞬间反而要抓住对方说:“你撞了我!”因为这个老人是“坏人”吗?倒退二十年,如果大街上两辆汽车追尾,司机肯定下车就打。

为什么呢?不打不行!谁打输了谁赔钱。

可是现在,谁还会为了追尾大打出手?经常是把车靠边一停,互相递根烟,把保险号一抄就完了。

对比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后,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:中国人很讲礼节,道德水准提升了。

可是,为什么中国人撞车后的道德水准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呢?因为有“交通强制险”的介入。

所有汽车必须买保险,一旦发生事故,不必再用暴力的手段争取权益,于是在这个问题上,人性里“善”的一面流露出来。

摔倒的老人为什么讹诈救他的人?因为大部分老人没有医疗保险,他摔倒在地不能动弹的时候,最大的痛苦还不是来自肉体——中国的父母心疼孩子啊,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,孩子要给自己掏钱治伤,少则几千多则上万,他扛不住。

在这之前,他可能行了一辈子的善,但是这一瞬间都不存在了,他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扶他起来的人。

如果中国的老人都有医疗、养老保险,还会发生这么多起讹诈事件吗?因此,涉及道德的问题,不应追问人们“有没有道德”,更应该思考的是,我们的社会环境、相关的法律制度,是否进步到了让人们“可以展现道德”的时候。

中国人不缺德,缺的就是让“德”展现出来的制度保障与大环境。

我认为,此时此刻的中国,还没有到达这个阶段。

所有糟糕事件的发生,都是在强迫我们去设法提高基础保障和社会综合配套设施。

我从来不愿听到人们站在道德的立场上谈论道德。

中国有句古话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。

古人为什么总结出这句话呢?因为这才是生活的真相。

不管你爱得多么惊心动魄,如果生活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,没地方住、没食物吃,矛盾就会逐渐地从小到中,从中到大,最终毁掉爱情。

所谓“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”,道德也是同理。

基于刚才谈到的“人性”和“道德”因素,此刻要想快速推动社会进步,谁又有权去抱怨别人呢?当下最常见的情形,就是所有人都在抱怨。

领导在抱怨,群众也在抱怨,富人在抱怨,穷人也在抱怨唯独没有人抱怨并改变自己,这是中国此时此刻最大的问题。

白岩松对话李兰娟 图-2

中国人不缺德,可是缺啥?中国人有两张道德面孔,一张面对熟人,一张面对陌生人。

这两张面孔反差巨大,我们自己,就仿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族群。

面对熟人时,我们大多有礼貌,懂得谦让,不仅不自私,反而很无私,朋友为抢着买单能打起来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